接著整理的是6/18「打開旅行箱,為世界難民兒童發聲」記者會,春禾劇團創意藝術總監郎祖筠小姐的講述--


IMG_0476.JPG 

剛剛很高興看到一個畫面,就是手上拿到書的人,大家有空都在翻閱,這是個好現象,這些圖片很好看,但這些圖片好看的背後一定有令人傷感的故事在發生。

我接續蘭萱剛剛說的概念,我先生是美國人,他們都會看CNN,看CNN再對照國內的很多媒體會發現,可能是因為經費、可能是因為主管的概念,我們的國際新聞愈來愈少,國際趣聞倒是不少。

前陣子網路上常互傳的一封訊息,看地圖的差異點,不同人的概念來看世界地圖,有一幅是看台灣人心目中的世界,比方說美國地圖在台灣人的心目中,叫做東邊有王建民,中間好像有石油,西邊好萊塢誹聞八卦很多;對於非洲的形容更可愛,媽媽說飯不吃完會被送去那裡,這就是小朋友對非洲的概念。聽起來像笑話,但其實也很遺憾。

這本書我想跟大家分享其中一個故事,拿到書我看到第51頁「保羅的旅行箱」時,我的心非常的痛,跟這張圖是一樣的,一個箱子塗滿了鮮艷的黃色,感覺應該是很明亮的,但那是他想像中的明亮,而他那顆小小的心,被嚴重的傷害著,插著一支箭,其實好讓人難過,光是這個畫面就讓我眼眶濕了。

再仔細看這個故事,這個孩子因為透過這樣的藝術治療計畫,他在完成一部分作品後,終於勇敢的跟陪伴在他身邊的人把他悲慘家人的故事說出來。父親在當地算是富商,因為被人知道有錢闖入家中要殺害,原本要被從中間砍成兩半的危急之下,為了救他的叔叔,手也被砍斷;當他父親回到家後看到處都是血,保羅無法置信的是,居然有人要用武器把我砍成兩半。後來逃難的過程裡,母親在他面前被軍隊殺了,父親後來因為得了心臟病快不行前,叫孩子來到跟前,想跟孩子說說他的想法與打算,保羅想他父親也才五十歲,卻要思考他將要死掉的事實。孩子說完這些事後,抱著膝蓋低著頭,跟旁邊的輔導員說,這是我第一次把我的故事說出來。

後來這個單位安排了一個懷念的小小的儀式,讓這些孩子上去點蠟燭以紀念他們死去的家人,除了死去的爸爸、媽媽、一些親人以外,在最後保羅又上去點了一支蠟燭,老師問他為什麼又多點了一支,他說的一段話讓人非常心痛,他回答說︰「這支蠟燭是給我自己的,是給我十歲前的那個小男孩。」好…好難過,那時他才那麼大。

我在裡面還看到保羅有一段話說︰「『我一直都被別人傷害,我一直都想要復仇。』在我的國家裡有很多人都這麼說,我一直告訴自己我不要做一個復仇的人。」這樣的胸懷真的很難。

記得小時候看一個記錄片,老總統還在的時候,每年南京事件的紀念日時都會放南京大屠殺記錄片,從小每年都會看,直到長大才有一點淡忘這件事。等到長大以後再去看「消失的1937」這部電影,從一開始我的眼淚就沒停過,那些畫面就跟這孩子形容的一樣,裡面有一些已經八、九十歲的老人家,哭的連話都說不出來,訴說著︰「我看到我的姐姐在我的面前被這些軍人直接劈成兩半」,或是說︰「我看到我的媽媽已經被劈傷了,不能說話,還掙扎著要去抱最小的弟弟,解開衣服要去餵奶」,這些都是戰爭帶來的傷痛。……(略)

看看別人想想自己,孩子們要懂的珍惜,人要有同情心、同理心,可以透過《旅行箱的故事》,甚至是在八月辦的「飢餓三十」,讓很多人來體會,對我們來說只是三十小時的體驗,對他們來說卻可能是一輩子的飢餓,一輩子的戰亂。……(略)



創作者介紹

旅行箱的故事

Suitca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