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編參加了6/18的記者會後,心裡一直有件事放不下,就是當天現場來賓的發言內容,深深的再次打動了我,無奈接下來幾天仍舊忙碌,直到今天下午有點空檔,終於可以把其中一位蘭萱小姐(中廣「蘭萱時間」節目主持人)的講述內容,趕緊以飛快的打字速度謄寫下來,可能有人會納悶為何不直接PO影片上網呢?實在是現場的錄影技術不佳,怕大家瀏覽時會頭暈目眩,所以還是以文字呈現較好,希望接下來,能盡快將另一位來賓的發言整理給大家分享。以下,是蘭萱小姐的講述內容--

 

IMG_0457.JPG 

我覺得蠻難得有機會可以在政治話題之外,與大家談談更有意義,被一般人所忽略的事情。因為主持廣播節目的關係,我有很不一樣的人生,我可以去做很多真正關心或值得去做的事情,可以在廣播的時間與大家分享。在這段時間裡,獲得蠻多的迴響,其實大家很樂意、有很多的愛也有很多想法也願意去關心更多的事情。

介紹書是每週固定的單元之一,當時收到臉譜出版寄來的是一本樣書,一開始抓到我目光的不單是非洲大地上貧窮的難民兒童,更是他們有才華的一面,也就是大家桌上所看到的卡片。這個叫做旅行箱的故事,它其實是現代社會中蠻時髦的作法,也就是藝術治療。透過這樣的藝術治療,這些難民兒童們迸發出一些才華與深層的一些傷痛,在逐步進入他們的世界後,會發現那麼有才華,一樣的天真活潑浪漫,應該得到更好更幸福童年的孩子們,但卻獲得完完全全截然不同的童年時,你會更想知道什麼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。

我還蠻關注世界上發生的事情,尤其是因為反戰或因為政治、政客造成的動亂,這種使命感、批判感不只存在於台灣,對於全世界都一樣。有幾部電影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,一般人對世界難民比較少觸及,書的閱讀在台灣的社會可能不如電影來的更普遍,光是電影其實最近幾年有不少觸及有關非洲戰亂的電影,像是大家耳熟能詳的「黑鷹計劃」,它是非常熱門賣座的電影,講述的是衣索比亞的內戰(編按︰應為索馬利亞戰爭),還有「盧安達飯店」,講述的是盧安達的種族滅絕,另外我看過HBO有一部自製影集非常棒,叫做「哭泣的四月」(編按︰又名「泣血四月」Sometimes in April),講的也是盧安達境內種族之間的大屠殺,胡圖族與圖西族幾乎世代以來相互的復仇、相互的滅絕,慘絕人寰的故事。(編按︰當時胡圖族(Hutu)在超過一百天的日子殘殺了近百萬的圖西族 (Tutsi),平均每天一萬人以極不人道的方法被屠殺。)

這些故事當中,大家用比較客觀、比較大範圍、大格局的角度來看待時,會容易忽略這些孩童的臉孔,而這些被忽略掉的臉孔,在這本《旅行箱的故事》中可以一個個被看到,這種感覺是更痛更心酸的。雖然這本書不過是十四個孩童的故事,其實當今的難民孩童是來的更多,1400個,14000個,……可能後面要加更多的零,他們在受苦受難的時候,我們能作什麼,這是我讀這本書時最大的感想。

所以今天早上廣播時,也談到這本書與這場記者會,就如同剛剛何執行長提到的,不做這本書會覺得遺憾,我也覺得若不介紹這本書、不來參加今天下午這場記者會的話,我會覺得遺憾。

我們常常會想說不知可以做些什麼,畢竟在這麼遙遠的黑暗大陸,在過去所講的黑暗可能講的是膚色、是落後,我看了這本書、理解了非洲的現況後,我覺得它一樣是黑暗的,黑暗的是政治的腐敗,黑暗的是戰爭,黑暗的是相互的仇殺。那我們應該怎樣去幫助他們?我想現場都是同業好朋友,就像何執行長提到的,不做會遺憾,若大家能認同不播這條新聞會覺得遺憾,能秉著做公益的精神播出,就做到我們能做到的事情。

當然,能捐款很好,但若不能捐款,只要你在崗位上能做的,像是我在廣播中提到,就是若干的付出。很多方式可以幫助這些世界難民,你可以買這本書,你可在義賣活動裡買精裝本,或是平裝書有10%的購書金額會捐給世界展望會,或是針對這本《旅行箱的故事》有相關的網站,你可以上去獻出無價的、無償的祝福,帶給這些非洲的小朋友們。

我相信在政治還無法解決這些非洲的國家殺人機器,或是復仇組織改造之前,相信NGO非政府的力量,就是你你我我小小的力量匯聚起來之後,我想這些孩子們他們是可以拎著旅行箱真正回到家,回到家人的身邊,有爸爸、有媽媽、有哥哥、有姐姐、……,重獲他們現在沒有的。

我覺得在台灣常常會忽略世界的國際新聞,其實關心國際新聞是取得一個相對座標,你會知道在這個世界,其他的國家,其他的人們,同樣的年紀,他們在做些什麼,而我們擁有什麼,經過對照之後,你會知道自己擁有的,或自己缺少的,自己應該珍惜的、應該努力的。如果低著頭只看自己的挫折,你會把問題無限擴大,但是看著這些非洲小朋友的故事時,你會發現挫折其實不算什麼,我們還蠻幸福的。


補充上來了  影片檔(1分鐘後鏡頭就不會晃動了  前面請忍耐一下)




創作者介紹

旅行箱的故事

Suitca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