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來.親子共享報2009.06.23 第13期
我突然了解沒有家人、孑然一身代表的意義。
文/菜小配

如果有天你發現你所認識的人都離開了,帶著你的過去走了,沒有人繼續說著你的名字、你的故事。或許,你覺得沒什麼,但,這種想像讓我沮喪,好像某一塊被掏空,不曾存在。

「格琳妮絲,我可以問一些事情嗎?如果不確定要做什麼,又沒有家人可以問,那應該找誰問意見?你覺得自己做決定好嗎?需要問有經驗的人嗎,或是問朋友就夠了?你可以相信而且信任他們嗎?」

「我不知道蒲隆地還有人在乎我,我以為我回家鄉,沒有一個人會在乎我,但是有人在乎我,在乎我的家人。」

「我試著找過我的媽媽和妹妹,還透過回鄉的人傳遞消息,都沒有下文。我不會回去,那裡已經沒有任何屬於我的東西。我能待在哪裡?」

「當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,我不知道我的年齡—跟我在一起住的祖母不確定我的年齡。我媽媽離開的時候,沒有留下我的出生證明。她沒有留下我們的身分文件和資料,所以我其實不知道我的年齡。」

「存在」是什麼?我不曾認真想過,因為太理所當然了,但翻閱這本書,卻讓我意識到存在的意義。不是因為我活著、呼吸著,而是因為有人曾經記得我。「我」才在這世界上才有了一點重量,儘管微乎其微,但的確活在上頭。那讓人有理由、有力量繼續活下去。或許《旅行箱的故事》對這十四個孩子來說,也是如此吧。

沉重地紀錄著十四個孩子的過去、失落,不是要訴求一種悲傷,而是在呈現一種分量,存在的分量。透過這些紀錄幫這些孩子重建自己的身分與被掏空的那一塊歷史。

他們說著、畫著,試著找回自己,那塊在戰亂之下,非自願被剝奪的片段。人們需要知道這個故事,不是替他們留下悲傷的淚水,而是在某個下午、某個被觸動的晚上,開口敘述他們的故事。透過我們,讓更多人知道這群孩子做了哪些事、走過什麼地方、過著什麼樣的生活,一個個傳述下去,儘管過程也許零零落落,但這世界至少沒有遺忘;而人們...或許..可能透過這群孩子,了解到沒有家人、孑然一身代表的意義,試著學習「珍惜」,而不是「傷害」。


(連結閱讀)博客來.親子共享報2009.06.23 第13期
(我要購買)博客來--書籍館--旅行箱的故事


創作者介紹

旅行箱的故事

Suitca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